top of page
  • HuLaw

谁动了留学生的奶酪?

谁动了留学生的奶酪?

对于还没取得绿卡的在美华人而言,从上周起心情就像人生一样,总会起起落落落落……尤其是留学生群体,最近更是被各种消息迎面暴击。虽然关于限制OPT和H-1B的风声从懂王上台就没停过,但之前一直处于较为宽泛的嘴炮阶段,并未放出实质性指导方针的风声。但是这一次,有消息称军事背景院校的留学生将要被直接驱逐,中国学生将被禁止赴美学习STEM专业,这些风声给魔幻2020更添了一些色彩,不禁让我想到了斯宾塞·约翰逊的书《谁动了我的奶酪?》。对于已经在美国或者将来打算赴美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来说,究竟是谁动了他们的奶酪,在现在的形势下,中国留学生该何去何从?本文将抽丝剥茧,为你深度剖析相关内容,提供解决方法。

OPT/H-1B改革

5月7日,4位共和党议员(Ted Cruz, Tom Cotton, Chunk Grassley and Josh Hawley)给川普总统写信,要求他扩大2020年4月22日的移民入境限制令(Presidential Proclamation on April 22, 2020)(更多信息请参考:别慌!川普签署移民入境限制令,而非移民限制令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90861582&ver=2370&signature=W4y-DoNkPZAvbmXWueD2-bqKQVlLofK*EHUeKlg8M5r8HIWrfbSsuDHcCq71dug2D*PRyPE989ATaJ-fIJSvno7f7YI3hQaMTTaUSSYfGC89bJnexBY3psQm1NtjbFJ-&new=1),暂停发放(suspend)所有非移民工作签证60天;之后再继续暂停发放某些类别新的非移民工作签证一年,直到失业率恢复到正常。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疫情,3300万美国人失去了工作。失业了怎么办?美国每年接纳大概100万的外籍劳工,如果能把这部分工作机会留给美国人,问题不就解决了?所以为了保护美国人的工作机会,目前情况下应该限制非移民签证。除了非移民工作签证,这封信还建议暂停EB-5投资移民项目。细看这封信的内容,议员的建议是分两步走:

  1. 暂停发放所有非移民签证60天

  2. 暂停发放新的非移民签证一年,包括H-2B, H-1B 和OPT(但是护士,医生或者医护人员不受限制)

对于第一条,字面理解应该就是和4月22日的移民入境限制令一样,临时暂停非移民签证的发放,主要适用的对象应该是目前人在美国境外,需要申请非移民签证入境美国的外籍人士,在美国境内的不受影响。

第二条很有意思,也是大家普遍关心的点,即相关政策是否会对美国境内的H-1B和OPT造成一定的影响?

从好的方面来看,尽管信里提到,美国高中和大学应届毕业生目前所面临的就业压力,这些毕业生不应该和H-1B申请人竞争工作,但是后面又有一句话提到:“temporarily suspending the issuance of new H-1B visas would also protect the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H-1B workers and their families already working in the United States-workers who could otherwise be subject to deportation if they are laid off for more than 60 days 。(暂停新H-1B签证的签发还将保护成千上万已经在美国工作的H-1B工人及其家庭,这些工人如果被解雇60天以上,可能会被驱逐出境。)” 从这句话的意思来看,共和党议员的初衷应该只是限制H-1B境外签证的发放,而不影响境内的H-1B申请人或者持有人。

然而,OPT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大家知道,OPT适用的人群正是在美国毕业的外籍留学生,这个项目可以让应届毕业的外籍留学生合法在美国工作1年到3年。2019年,有22.3万的外籍留学生的OPT被批准或者延期,而且信里专门提到三年OPT的必要性。由此可见,在议员的眼中,OPT这个群体是直接和应届毕业的美国人竞争工作机会的,因此也是最有可能拿来开刀的。

紧接着,在5月24日,华尔街日报出了一篇报道说川普政府预计在数周内对国际学生毕业后在美工作进行限制,发布之前移民限制令的扩大版。目前,这份行政令还没有公布正式内容,但是基于5月7日的议员的信函和网络上公布的新闻,预测可能出现的改动有以下几个方面:

  1. 限制H-1B和L1签证的发放和入境。一般来说,Section 212(f) of the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给总统的权利是在特定情况下限制外籍人员(包括持有移民和非移民签证进入美国的人)的入境(entry)。总统可以基于这条规定直接发布行政令,而且可以立即生效,就和4月22日的移民入境限制令是一个道理。

  2. 分析:境外非移民签证的发放暂停60天有可能实行,因为总统有权直接签署行政令 ,不需要走流程,通过听证,而且符合目前川普和移民局代任主管的政见。但是入境的限制应该只是暂时的。

  3. 对H-1B的限制:明确H-1B申请中的雇主雇员关系,对H-1B specialty occupation的重新定义,提高H-1B雇员的薪资。

  4. 对H-1B和H4的改革一直都在川普的议程上。2019年国土安全部就已经提议修改H-1B specialty occupation的定义,旨在将H-1B批给最好和最聪明的外国人,并且要求申请H-1B时明确雇主雇员关系,尤其是第三方派遣公司。最近因为移民局和ITServe Alliance在( ITServe Alliance v. L. Francis Cissna)案中达成的和解,有可能将这条又提上议程。

  5. 取消OPT项目:提议ICE修改目前针对F和M学生OPT的相关规定。

  6. L1:修改对specialized knowledge的定义,明确雇佣,雇主和雇员关系。

  7. L1B的案子最近几年一直批准率不高,估计是和specialized knowledge的严格定义有关。而2019年10月份开始,我在EB1C的案件准备中,也发现移民局开始因为雇主和雇员关系发出大量的补件通知。EB1C和L1的要求大致相同,由此可以看出,L1/EB1C案件中的雇主雇员关系也可能是改革的一个部分。

  8. H4 EAD:废除H-1B持有人配偶的工作许可。

分析:关于 H-1B,L1和H4 EAD的改革不是一个行政令可以搞定的,需要走流程,要公示,一般需要12-18个月甚至更久。所以最近几周将要公布的新规估计涉及的内容不会太多,大家可以暂时放心一点。

但是对于OPT,国土安全部有权并很有可能会发布一个interim final rule来限制OPT或STEM OPT。interim final rule的发布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有好的理由导致公示和评论的过程不切实际,不必要或者与公众利益背道而驰(has good cause to find that the notice-an-comment process would be “impracticable, unnecessary, or contrary to the public interest”). Federal register也列出公共卫生和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可能属于上述所说的紧急情况。

Interim final rule可以立即生效,但只能在有限的紧急情况下发布,但是,法院是否会裁定现在的情况是否属于有限的紧急情况还是一个未知数。

5月27日,9位共和党议员联名给川普总统写了一封信,建议至少不要暂停H-2A 和H-2B 签证的发放。目前,新规的内容还没有正式公布,所以以上都只是我的分析和猜测,相信接下来的几周,我们会看到正式的新规,希望新规内容会像4月22日的移民入境行政令一样雷声大雨点小,但是也不排除川普政府在这个特殊时期会有实质性的变革。

驱逐军事相关的中国研究生是真的吗?

5月27日,纽约时报报道,川普计划取消与中国军事机构有直接联系的中国研究生的留学签证。让人出乎意料的是,两天之后,5月29日川普就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同时,白宫公布了限制部分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入境的行政令(Proclamation on Suspension of Entry as Nonimmigrants of Certain Students and Researchers from PRC)。大家请注意,这份行政令已经公布,而且将于6月1日开始正式生效。但是行政令适用的对象仍然是美国境外的中国学生或者研究人员

  1. 受限人群:(1)和支持或者促进“军民融合发展战略”(military-civil fusion strategy)(MCF)组织有资助,雇佣,科研,学习关系;并且(2)学业或者研究促进“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人将不再获得F和J签证。但是本科及本科以下不受影响

  2. 豁免人群

  3. 绿卡持有者

  4. 绿卡或公民的配偶

  5. 美军成员及其家属

  6. 符合《联合国总部协定》第11款规定,或其他适用于美国的国际合约

  7. 美国国务卿、国土安全部部长以及相关部门不认定与“军民融合”战略有关的学习或研究人员

  8. 增进美国重要执法目标的人员,该项的判定应有总检察长或其指定人推荐,并由美国国务卿和国土安全部长裁决

  9. 美国国务卿、国土安全部部长以及相关部门认为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人员

  10. 需求庇护者,难民,扣留遣返者,或受到《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保护的人员

  11. 执行:美国国务卿或国土安全部长拥有完全自由裁量权。国务卿其后可出台细则标准。

  12. 终止时间:总统具有终止权。国务卿和国土安全部长可以提出相关建议。

  13. 生效时间:2020年6月1日美国东部时间中午12:00. (也就是西部时间早上9:00)

  14. 补充

  15. 国务卿有权自由裁量现在正在美国的F或J身份人员是否符合Section 1的条件。而且有权撤销符合条件的人的签证。

  16. 生效日起的60天内,国务卿和国土安全部长应审核现有的移民类及非移民类项目,并向总统建议任何其他可以减少来自中国的对美国技术及知识产权产生威胁的措施。

  17. 生效日起的60天内,国务卿和国土安全部长还要想办法采取行动限制中国盗取敏感技术及知识产权,并向总统建议。

  18. 国务卿和国土安全部长可自行出台相关规章政策。

这份限制部分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入境的行政令并没有具体说明什么样的学生属于支持或者促进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相关的学生,而是给与了国务卿和国土安全部长完全的自由裁量权,并且要求他们在60天之内审查现有的移民类和非移民类项目,这和下面提到的禁止中国学生在美学习STEM的提案的出发点不谋而合,值得大家引起重视。究其原因,可能还是因为最近两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你来我往。美国国务院官网对于MCF背后的关键技术给出了定义:量子计算,大数据,半导体,5G,先进核技术,航空航天技术和人工智能。换句话说,如果你在国内的大学参加过 MCF战略,而且你的学习或者研究促进MCF战略,那么你如果想申请F或者J签证来美国进行研究生以上的学习或者研究,在这个新的行政令之下将拿不到F或者J1签证。

STEM学生怎么办?禁止中国学生在美学习STEM提案会实施吗?

5月27日,参议员Tom Cotton和Marsha Blackburn提出的《校园安全法》(SECURE CAMPUS Act)提案也是引起了热议。这份提案要求禁止中国留学生赴美参加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领域,也就是我们平常熟悉的STEM专业的硕士和博士研究学习。这份提案和之前阿肯色大学教授Simon Saw-Teong Ang案有关。

且不讨论所有这些措施的原因和背后的政治影响,作为一个家长,作为一个在美生活了十几年的华人,我的几点建议:

  1. 心态最重要。不利的消息和新闻满天飞,在关注的同时,在美国的留学生也没必要天天花时间在还没确定的法律上,proposed rule is not a final rule。大家还是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比如学习,比如加强自己的专业技能。还没有赴美的留学生,尤其是在和MCF战略相关的学校学习,想进入美国高校攻读研究生以上学位的学生这次可能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是奶酪被动了,也不要灰心丧气,考虑一下其他国家的学校也未尝不可。

  2. 虽然除了5月29日下午发布的限制部分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入境的行政令,其他讨论的提案都还是提案,没有正式生效,但是从以往移民局审理案子的趋势来看,这些提案对移民官的案件审理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比如,2018年开始,移民局因为雇主雇员关系发出了大量的H-1B补件甚至拒绝,L1B的案子也因为specialized knowledge的界定让批准变得难上加难。近期大家准备递交案子之前,一定要做足功课,认真的做好案子的材料准备和递交。

本文著作权属于胡晓敏律师事务所,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已获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